當前位置: 首頁 > “紅燭頌”征文 > 正文
“紅燭頌”征文79:孤傲的背后
來源:陜西教育新聞網 作者:陳治勇 2019年04月09日 14:34

我忘不了那個下午的第三節課,那是我的語文課。

林輝的坐姿很是問題:身歪,腳倒,頭靠墻,而且,桌子上空空如也。這是一個學生的學品出了問題,而且極具傳染性,極有可能如洪水猛獸四下奔流,在炎炎夏日蔓延于整個課堂。倘若如是,這樣的課堂難有效率可言,而且這個姿勢絕對是對教師尊嚴的一種挑釁,令我很難堪。當時的我這么覺得,所以決定要制止這一現象。

“林輝,上課了哦?!蔽乙云膠偷撓鍥嶁炎?,“你的姿勢很有問題吧,請坐得好一點?!蔽銥刂譜盼業那樾?。他抬頭看看我,又把頭轉向了窗外,當我如浮云。我有點動火,嗓門高了一點點!“請坐直了,林輝!”一字一字,極具殺傷力。他的頭慢慢地飄過窗外的風景,微微上揚,看著我。目光冷冷的,還帶著一點不屑和怒火,抖了一下腳,竟然變本加厲,把雙手交叉在胸前,眼睛依然望向了窗外。此時的我已是怒不可遏?!澳憔烤棺被故遣蛔??!”他狠狠地瞪了我一眼,嘴巴一撇,眉毛一揚,鼻子嗤嗤兩聲,雙腳又抖了兩下。

對師道尊嚴的挑戰已經到了極限,我真的出離憤怒了,潛意識里踢了他一腳。此時的他也變本加厲,雙手一拍桌子,嘴里嚷著,“嗚啊——嗚啊——”的。松陽方言我不通,但從他的表情和所說的“陳治勇”三字里我知道他一定是在罵我。于是,我積聚的火山爆發了,一把抓住他的脖子,吼聲震天。全班同學本在讀書,朗朗書聲霎時煙消云散,徒留一室寂靜。一雙一雙的眼睛都聚集在我們身上。

我就這樣揪住他,望著他。透過他的眼,我看到了一種仇視卻又無奈的哀憐與憤怒。這種感覺是我以前未曾發現過的。我的心里有了一點點的波動,“學生是犯錯誤的時代?!薄叭魏渦形苡興牡覽懟?,“你要打人時,請把你的手在空中停留三秒鐘?!幣瘓湟瘓淶慕逃鷓栽諼葉呦炱?。于是,朋友經常向我告誡的佛家言語再一次漫上我的心頭,他說:魚等動物被宰殺時之所以不流眼淚,那是因為它們知道逃生無望,也不再對人類抱有希望之心,當一種生物充滿生的欲望但迫于外力而求生無望時,那么它只有平靜地等待死神的降臨,在此過程中,它心中擁有的不是感恩,而是刻骨銘心的仇恨與傷痛,“恨”讓它變得剛強,“傷”使它欲哭無淚,所謂“哀莫大于心死”也可以用此作為一種詮釋……

我的心一顫。

我想林輝這孩子定有隱情,如果我在這種情況下為了所謂的尊嚴而嚴厲的責罰他,那么,我的教育生涯將會因此而烙下一個污點,留下不可釋懷的遺憾,我將永遠無法原諒我自己。

兩年來,我不曾見過林輝的這種眼神。這孩子雖調皮任性卻也善良可愛。他的家庭情況我也知道一點:父母關系緊張,都撇下他不管,只有年邁的奶奶照顧他。應該說,家教是存在問題的??繕銜縞峽位購煤玫?,下午怎會出現這種狀態?其間定然有隱情。我靜下了心,放下了我的手,拉著他的手走到走廊上。涼風絲絲拂來,在沉悶的下午突然令我們舒適許多?!傲只?,告訴老師,是不是發生了什么事?”溫柔的一聲問,如春風劃過,厚厚的冰塊突然裂開了。他的淚流了下來,如線,如珠。這不是一個男孩的慣常行為,更不是他的慣常行為。我再問,他一點點都告訴了我:

就在中午,奶奶告訴他,他爸媽離婚了。他將跟著他爸——一個經常不管家的爸。這如一塊巨石壓著他,今后的他將是一個有媽沒媽疼,有爸卻無爸的孩子。他說他心里苦?;褂邢驢問?,一群同學欺負他弱小,打他的頭,并把他摔倒在地,而且他右手的拇指至今還疼得厲害??傷植恢朗撬盟绱?。想告訴老師卻又覺得不必要,不是怕給老師添麻煩,而是因為覺得自己在老師的心目中早已是一個壞孩子,老師不可能為他解決困難,說不定還會挨一頓罵。這種有冤無處訴,有苦只能吞的味道讓他十分郁悶。他說他已經不指望在老師心中留什么好印象了,破罐子破摔,再怎么摔大不了是一個壞孩子罷了,反正爸爸媽媽也不要他了,反正我沒有親人了。他說他對自己生活的壞境已經失望到了極點,再怎么樣都是壞的……

我為之心疼。缺少正常的家庭關愛,這孩子的內心是脆弱的,自卑的,孤傲的外表下是一顆孤獨寂寞的心,這又有誰知道呢?由于基礎差,學習不好,再加上從小學以來養成的“劣性”,使得老師對他冷眼相待。因為自卑,所以他要獨傲群雄,經常惹事,以博得老師對他的關注,可這更使得我們為師的對他“敬”而遠之。于是,他心中那顆自卑的幼苗也就越長越高了。這只是他的錯嗎?學習不好,品質不好,我們為師的就沒有過錯?而這所造成的后果,卻要這么一顆幼小脆弱的心去獨自承受,我們又做什么了呢?

我能做什么呢?我只能做一個教師該做的事情,安撫這顆幼小卻傷痕累累的心。我為我剛才的理智而慶幸。不然,后果不堪設想。陽光拂過欄桿,書旁的鳥雀嘰嘰喳喳地鬧著。我們,穩穩地交談著。

感謝下午的相遇,讓我有一次洗禮靈魂的機緣。

我想:中國有多少個“林輝”,因為家庭、成績和愛的缺乏,正被自卑吞噬著。而為師的責任又是什么?難道只是學生的分數?在教給學生知識的同時,我們有沒有關注他們的心靈?難道人的身心健康敵不過一個可憐巴巴的分數嗎?教育的目的究竟是什么?我們能否走進孩子的心靈深處,觸摸他們貌似堅硬的心田,每天和每一個學生來一次感情交流——談一次話,拍一次肩膀,或者給一個微笑的眼神。如果我們暫時還做不到,那就至少保持一個笑臉,保持一個戰斗的姿態,給學生傳遞一些溫情、愛和自信吧。它們傳給學生的將是溫暖,關愛,友好,向上的信心,更有人生的希望。當每一個孩子都充滿著希望,當每一個孩子都感覺到溫暖時,我想我們的教育想不成功都難!

那天晚自修,林輝很認真地在做作業,他從未如此認真過。假如,那天我揍了他,林輝又會何如?

責任編輯:楊子
  • 新聞網頭條號
  • 新聞網微博
  • 新聞網微信
主管:陜西省委教育工委 省教育廳  |  主辦:陜西教育報刊社
地址:西安市藥王洞155號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電話:029-87323955
陜ICP備(08105011號-1)手機舉報APP下載
陜西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29-85589610 qq飞车手游a车数据2019